哥伦比亚 致命的色彩魅惑(组图)

卡塔赫纳,这座城市的阴谋,让你措不及防。每一眼的阳光都是浓墨重彩,但所有的街景和人事,都以一种不急不徐、不温不火的节奏在行进,就像苏菲·玛索那部著名的电影《Lhomme de chevet》一样,几乎就以为它是一部平淡如水的文艺片,对于一座海边的城市,这也不赖嘛。不过,我们都错了,如果它只是这么平淡,就不能叫做卡塔赫纳,别忘记了,它最通常的形容词是,南美最美的城市。

纵使一路走来,已经看过了无数殖民地的大城和小城,可还是轻易地被卡塔赫纳惊艳了,它的美,太不单纯,重重叠叠地绘出一幅九曲回肠出来,卡塔赫纳老城不大,可是在这个城市暴走了几天,每天还是能够发现从前没有到达的美丽。

卡塔赫纳的老城,有一种明黄的主调,总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喜悦,与几乎日日晴朗的天气无关。钟楼广场一角的长廊上,一家又一家,数都数不清楚的糖果摊,时时刻刻发散出甜蜜得让人发傻的味道,就在我们住的酒店楼下。选择这家酒店的原因,除了睡在房间里就能看到著名的钟楼和广场外,就是下楼就能吃到好吃的糖。但是卡塔赫纳的诱惑太多,总是没时间惦记它们。《枕边的男人》也没有提到它,估计在苏菲的世界里,已经够甜蜜了吧。我们总去的那一家糖果摊,摊主是一个90岁的老婆婆,在这里都卖了60多年的糖果,还是那么地精神奕奕,算起账来丝毫不差,嘴里老含着酸酸甜甜的罗望子糖,看来卡塔赫纳的糖果不仅好吃,还能延年益寿。

似乎时光迷失在了街巷里,找不到逃离出去的方向。记得在苏菲和雷昂幸福地走过卡塔赫纳的街头时,身后不断闪过的头顶硕大水果篮子的中年女人们吗?她们依旧是卡塔赫纳的一道风景线,她们的身上依旧穿着哥伦比亚国旗三色拼接的大摆长裙,水果依旧是那么的鲜甜可口,色泽诱人,往往有人忍不住上前搭讪,却不是为了吃上一口水果,而是要求合影。没有变化的,还有那些白天晚上都会踢踢踏踏驶过石板路的老式敞篷马车,白天多数坐着的是游客,可到了晚上,安道尔对于卡塔赫纳人来说,这些马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用途,就是婚礼上的婚车,新人乘着马车来到教堂,举行完仪式之后,新人们还会坐上马车,绕着老城里的大街小巷,整整游上一圈。

Sofitel Sante Clare酒店:改建自原来的Sante Clare修道院,现在是一家奢华优雅的酒店,原美国总统克林顿也曾经来过这里,里面的EL Coro酒吧,就像一个古籍藏书馆。

Chiva夜游:这是一个极具哥伦比亚特色的巴士夜游,车上会有乐队演奏vallento,每晚从圣马丁街出发,环游卡塔赫纳,车上的气氛极其热闹。

地处安第斯山脉里的苏马帕斯高原之上,海拔2640米,不同于卡塔赫纳的海,波哥大的山,神秘而大气,看似亲切,可也并不容易一下子接近,恰恰是避世和入世的交界,空气里有隐约的冷意。你能穿薄绒的夹层外套,她可以着飘逸的背心长裙,阳光微醺,隔着薄雾似的隐含忧郁。

当然它绝对不是朱莉和皮特的《史密斯夫妇》一开头里就描述的那样一座暴戾而危险的城,否则,波哥大人就不会对这部电影如此心怀不满,市政府秘书长恩里克抗议到,在影片中,波哥大被描绘成一个“落后,酒店设施匮乏,充斥着暴力、混乱和贫穷、毫无吸引力的城市,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可实际上呢?波哥大,唯一的“危险”便是你会不愿意离开。

哥伦比亚有多少个玻利瓦尔广场?没人数得清。不过,首都波哥大的这个玻利瓦尔广场,应该是最大最迷人的一个。且不说,广场上热热闹闹的人生,波澜壮阔的建筑,让人怎么都看不厌,每天的日落时分,阳光透亮,一家或是一双的人聚集起来,大广场,忽然就有了一种家长里短的感觉。

当初的波哥大,和所有的美洲殖民城市一样,以一个主要广场为中心建设发展起来,所以,尽管今天的波哥大已经占地甚广,不要说玻利瓦尔广场,就连老城区也只能是区区的一隅,可是,玻利瓦尔依旧牢牢地占据着波哥大的城市,乃至全国的核心位置,东侧是教堂,南侧是国会,国会后面是,广场的西侧是市政厅,北侧是最高法院。宗教、行政、立法、司法团团围绕,可你以为这里是一片肃穆,那也错了,这里不仅各国的游人要来膜拜,当地人更是喜欢来这里憩息。广场里走着一地黑压压的鸽子,唧唧咕咕地抢食着孩子手里的玉米,就算是被惊扰,也只是低低的绕着广场飞翔,立马就又落了下来,更吸引人的是,广场里居然还三三两两地走着羊驼,害得我们每天都要到广场几趟去看它,它的挚爱就是—胡萝卜!没事儿,就把自己埋到胡萝卜堆里吃个不亦乐乎。

哥伦比亚三色国旗中,其中的黄色,就象征着黄金,“黄金之国”的哥伦比亚,一直以金灿灿的黄金为傲,波哥大的机场就叫“黄金国机场”,通往市区的大道就叫“黄金国大道”。所以,如果来波哥大,不去黄金博物馆,岂不是辜负了哥伦比亚这一不加掩饰的富贵风情?黄金的丰富多彩,在这里几乎到达了顶峰。镇馆之宝是一艘有11个金人的金筏子,这是一幕关于古印第安酋长登基典礼的记忆。那时的酋长登位,就是一场夸富宴。波哥大附近有一座湖,新酋长登基之日,身上涂满了金粉,戴着各种金饰,站在木筏上,接受人们的欢呼。等木筏到了湖中央,酋长便用湖水把身上洗净,金粉流到湖中,整个湖面变成金色。这还没完,你以为大家会争先恐后地跳进湖里打捞金子吗?又错了,臣民们会欢呼着把手里所有的金子做的礼物献给酋长,扔进湖里,表示祝贺,哥伦比亚到底有多少金子啊?

黄金博物馆:波哥大有许多的博物馆,但是,最为与众不同的当属黄金博物馆,去到黄金博物馆的最高一层,金色大厅,黄金的震撼,到达顶峰。参观者要分批进入,一批20人左右,警戒非常严格。进去以后,整个大厅先是黑暗一片,随着印第安音乐响起,灯光慢慢亮起来,一个布满金饰品的大厅展现在人们面前,金碧辉煌。加上脚底的玻璃地面下也是黄金饰品,让人感到自己置身于金子的海洋中。

哥伦比亚的大众印象,无外乎咖啡、毒品和连串的暴力事件,不幸的是,麦德林,似乎是这样的一个典型,麦德林毒枭集团,1992年世界杯自摆乌龙而被杀的后卫埃斯科瓦尔,都与它相关,然而,它却是我们最怀念的哥伦比亚的城,和善的人们,靡靡之花,盛开在行色匆匆的城。

麦德林是让人眩晕的,横穿城市的麦德林行进在山谷之间,两侧的高山绵延数十里,红色的房子沿着山势漫山遍野盛开,连缀成了一大片,安道尔气势恢宏。麦德林,只是哥伦比亚的第二大城市,可是当这座城以这样一种立体的方式呈现在你面前,视线所及,都是清一色的红房子,那种震撼足以让人念念不忘。

这座城里,最让我们念念不忘的,当属哥伦比亚国宝级艺术家博特罗和他的那些丰满体硕的作品,老城中心的安蒂奥基亚博物馆里珍藏有100多幅博特罗的绘画作品,门前的博特罗广场上还有20多尊巨大的博特罗的雕像作品,胖胖的小马,胖胖的小女孩、大男人,胖胖的小鸭子,甚至动植物,都同样是粗犷圆浑、肥硕精致的,橙子、香蕉、西瓜、花朵,莫不都鲜亮饱满、甜蜜多汁,让人感到要溢出汁来。这一切,顿时让这个曾经臭名昭著的城,变得盎然生趣。也难怪,今天的麦德林,一心想要借助博特罗之名,打造出一个国际知名的艺术之城,他的作品,真有魔力,让人不由得开怀一笑。

麦德林有一条数千米长的Metrocable ,方便圣多明戈贫民区里20多万居民日常出行,从山脚地铁站一直连接到山顶,乘坐缆车看脚下的世界,几乎成了每个到麦德林的游客必做之事,隔着透明玻璃,可以一睹这麦德林禁地的真容。如果走出那透明的隔阂呢?你会发现,阳光,一样照在这里,生活七彩斑斓。这里的女孩儿,据说是哥伦比亚最美的,大多数的麦德林人,祖上都是来自于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区,由于安第斯山区每座山谷都拥有自己独特的气候环境,人们普遍惰性十足,不大愿意迁移,西班牙的热烈阳光和安第斯的习习凉风,打造出了麦德林的风情无限。

Feria de las Flores鲜花节:麦德林的气候,除了适宜生长毒品古柯因以外,亦适合生长鲜花,素有鲜花之城的美誉,每年八月初的鲜花节,是麦德林规模最大的活动,特别是Desfile de Silleterous那一天,成百上千的农夫会背着插满鲜花的Silletas在街道上游行。来源中奢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zjywdp.com/,安道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