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匈牙利事件真相

五十年前的十月二十三日,布达佩斯爆发了声势浩大的群众示威游行,随后演变为流血冲突。十月二十四日和十一月四日,苏联两次派兵,匈牙利史称“匈牙利事件”。

匈牙利事件在世人心中是一个无法抹去的记忆。今年在它发生50周年之际,匈牙利、波兰、法国、俄罗斯、加拿大等国都举行了专题研讨会,力求根据匈牙利、俄罗斯、中国等国解密的相关档案文献,超越过去简单地讲它的是非曲直的做法,理性地分析前因后果,正确地总结经验教训。

关于匈牙利事件的起因,冷战时期有两种基本的看法。西方认为这是一场革命,是匈牙利人民对苏联的控制和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反抗,是为了实现从“集权制度”向“民主制度”的回归;社会主义国家则认为,事件是匈牙利国内敌视社会主义制度的反革命势力与国际帝国主义相互勾结、里应外合的结果,目的是要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复辟资本主义。在匈牙利本土,这一事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被定性为“反革命案件”,但在剧变后又被称为“人民起义”,“与一八四八年~一八四九年的革命和自由斗争具有同等的意义”。

匈牙利事件是在匈社会各种矛盾不断累积并且长期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爆发的。一九四七年以后,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即与社会合并后的名称,事件后改称社会主义工人党)的主要领导人拉科西不顾本国的历史传统与现实,一味照搬苏联模式。匈党和国家领导人听命于苏联的做法,损害了国家利益,伤害了人民的民族情感。

一九五三年三月斯大林逝世后,在苏联新领导人的推动下,苏联和东欧国家对以往内政外交做出了一系列调整。在匈牙利,时任部长会议主席的纳吉·伊姆雷实施了“新方针”,比其他东欧国家更早地开启了“非苏联模式化”进程。

但由于苏联的干预,“新方针”实施了二十二个月就被迫中断。此后,纳吉以著述方式进一步提出以匈牙利社会主义道路取代苏联模式、以主权独立与民族平等反对苏联控制,这些思想在党内知识分子中产生了共鸣。“新方针”中断后,匈牙利向旧政策复归,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随之恶化,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下降。但拉科西等人不仅对过去的种种错误一味加以掩饰,甚至打算用暴力手段党内外要求改革的声音。

就在匈牙利政治风暴欲来之际,十月二十日召开的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全会,顶住了苏联的压力,选举了主张走波兰式社会主义道路的哥穆尔卡为。这极大地鼓舞了匈牙利的大学生和知识分子,在二十二日的集会上,他们提出了以反对苏联模式和苏联控制为主要内容的“十六点要求”,同时决定第二天(二十三)举行静默游行声援波兰人民。

十月月二十三日,布达佩斯的大学生拉开了匈牙利事件的序幕。下午三点,一万多名学生从艺术学院和技术大学出发,向匈牙利革命诗人裴多菲的雕像和波兰将军约瑟夫·贝姆的纪念碑行进。沿途不断有人加入,到目的地时人数已高达几十万。游行人群高呼“是匈牙利人就站到我们这边来”、“俄国佬滚出去”、“把拉科西投入多瑙河”、“我们要纳吉”等口号。游行队伍到国会大厦后,人们要求纳吉出来讲话。经反复劝说纳吉勉强来到了游行人群前面,劝说人们保持冷静。

但接替拉科西任匈党的格罗在电台发表了措辞严厉的讲话。他把几十万示威群众称为“匈牙利人民的敌人” ,将人们对匈苏不平等关系的指责斥为“卑鄙的谎言,怀有敌意的杜撰”。这番火上浇油的讲话令示威人群由不满转为愤怒,示威者冲进电台,要求向全国广播他们的要求。遭到拒绝后,他们开始向电台大楼发起攻击。流血冲突开始了

为了缓和矛盾和稳定局势,匈党中央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对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机构的人事做出了调整:党的仍由格罗担任,纳吉取代赫格居斯重新出任部长会议主席。

纳吉本人对这一切并不知晓。赫格居斯回忆说,纳吉被紧急叫到国会后,“坐在那里喘气,有点心神不定”,“很疲惫”。但是,他没有提出任何条件就接受了要他在紧要关头出任部长会议主席的建议。二十四日中午,在通过电台发表的“告匈牙利人民书”中,纳吉向人民承诺:政府将在“一九五三年六月决议”的原则基础上,全力实现国家在党的生活、国家生活、政治生活、经济生活等各个方面的彻底民主化,“走符合我们民族特点的建设社会主义的匈牙利道路”。

二十三日事件发生不久,格罗就向苏联驻匈牙利大使安德罗波夫请求苏联派军队对付。苏联领导人对匈牙利领导人没有命令军警向示威人群开枪表示不满,认为这是“一个最严重的错误”。二十三日晚十~十一点,苏共中央主席团召开会议,多数成员同意立即出兵。二十四日下午,在没有获得匈牙利政府正式邀请的情况下,苏联发动了代号为“行动波”的第一次干预行动。档案记载,根据苏联国防部长朱可夫元帅的决定,由第一二八步兵师和第三十九机械化师编成的苏军部队于二时十五分越过国境线进入匈境内。

与此同时,由苏共领导成员米高扬、苏斯洛夫、谢洛夫组成的三人代表团赶赴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他们到后发现,局势并不像格罗所描述的那样到了“灾难性”的地步。但此时苏军已经进入匈牙利,事件变得更为复杂。一些工厂成立了革命委员会,许多工人参加到抵抗苏军干预的行列,匈牙利军队纷纷倒戈,大批武器流向社会。“一场匈牙利和苏联之间的冲突开始了”。二十五日,布达佩斯发生两起流血事件:其一,当大批群众在议会大楼前集会时,有人从附近的屋顶向苏联士兵射击,苏军的一辆坦克被烧毁。苏军随即开枪还击,打死了六十名匈牙利人。其二,在匈党中央大厦前,苏军坦克兵把走近的匈警卫部队当成叛乱者开枪射击,又有十人被打死。此后,布达佩斯市内枪声不断,其他城市的形势也紧张起来。全国各地掀起了总罢工,要求苏联军队撤出的呼声越来越高,演变成了骚乱。

当日,纳吉在电台再一次发表广播讲话。他说,匈牙利政府将与苏联就两国关系,特别是苏联军队撤出问题进行谈判,匈牙利局势一旦恢复正常,苏军就应被立即召回。苏联代表团却发表声明说,苏军撤出匈牙利是不现实的,“但可以宣布在布达佩斯恢复秩序以后,苏军回到自己的驻地”。

二十五日流血事件发生后,经苏共同意,匈党中央罢免了格罗的职,由卡达尔继任,当天局势也趋于平静。纳吉期待着匈牙利事件能有一个“波兰式”的解决结果。然而此时,苏联模式和苏联控制带来的痛苦和怨恨刺激着匈牙利人,南斯拉夫的工人自治吸引着他们,波兰的成功鼓舞着他们,西方的宣传煽动着他们,苏军的坦克威逼着他们,多年来压抑在心头的民族屈辱感在激励着他们。因此,人们越来越激进。纳吉从上任的第一天起就试图以谈判作为解决问题的主要途径,他开始不停地接待一波又一波的代表团。

此时,匈党党员纷纷,人数由八十·一万骤降至不到三·八万,匈牙利社会主义的名誉也受到很大破坏,民众提出了各种各样混乱而激进的要求。

在这种情况下,十月二十六日,纳吉向米高扬和苏斯洛夫表示,鉴于前来与政府谈判的各类代表团越来越强烈地提出更换政府的要求,匈牙利党和政府目前最可行的是改组政府,具体来讲,就是从过去的小资产阶级政党以及知识分子、大学生和工人中,吸收五至六名拥护人民民主的著名民主人士参加政府。这一选择经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全体通过,也得到了米高扬等人的认同。二十七日,纳吉宣布了新政府的组成名单。

新政府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定性这场骚乱。鉴于参与者中虽有一些旧军官、刑事罪犯,但绝大多数是学生、倒戈军人以及工人和市民。所以,在当晚召开的内阁会议上,纳吉要求改正对该事件性质的提法,承认这是一场“席卷全国的具有人民和民主根源的运动”,建议与骚乱者进行协商以稳定国内局势。

二十八日下午十七点二十五分,纳吉公布新政府宣言,认为这是一场民族,是“不久以前的严重罪行引发了这次声势浩大的运动”;他还公布了新政府的施政纲要;做出了两个有关时局的决定,一是制止流血事件,立即实行全面停火,二是匈苏两国政府将就苏军尽早撤离达成协议。

二十九日,停火令正式生效,苏军开始撤离。然而,这一切来得太晚,近八千名刑事罪犯卷入到混乱之中,他们通过各种途径得到了武器,四处劫。

与此同时,民众对纳吉新组成的政府也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一个吸收了几个非党派人士的政府仍然是由领导的,他们要求必须在自由选举的基础上由多党联合组成新政府。

最初,苏联领导人在如何处理匈事件问题上意见并不统一。莫洛托夫等强硬派主张立即派兵;米高扬等温和派则主张依靠纳吉来控制局势;赫鲁晓夫则取调和立场,一方面迅速派出武装力量,同时对纳吉政府采取了密切关注但暂不干预的政策。但二十八日以后苏联领导人的态度明显转变,赫鲁晓夫在三十一日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上宣布,苏联必须立即采取措施“在匈牙利整顿秩序”。

根据历史档案等史料,导致苏联态度发生变化的主要原因,一是西方的关注以及各媒体报道产生的负面影响;二是中共和意共的支持;三是匈牙利局势的恶化。三十日清晨,布达佩斯共和国广场发生了一周以来最为严重的惨案,国家保安局新兵被活活打死,国防部两名上校被残酷杀害,布达佩斯市委书记也不幸遇难;四是苏共中央领导层对事件和纳吉的看法渐趋一致,认为这是一场反苏、反社会主义的暴乱,纳吉已背弃了社会主义。苏联领导人决定再次对匈牙利进行干预。

三十一日晚些时候,纳吉获悉苏军正大规模地越过边境,向布达佩斯方向行进,就向苏联驻匈使馆提出抗议。十一月一日十九点四十分,纳吉发表广播讲话,代表政府正式宣告匈牙利中立,同时致信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通报匈牙利政府立即废除华沙条约,要求四大国给予援助来保卫这个国家的中立。

匈牙利政府宣布国家中立后,接到了苏方同意立即就撤军进行谈判的口头照会,纳吉随即派代表团与苏方开始谈判。苏军入境的消息使匈各政党和社会各阶层与政府表现出空前的团结一致。与此同时,纳吉开始着手改组政府。十一月三日早,新的多党联合政府在团结一致的气氛下组成。、小农党和社会分得三个部长席位,裴多菲党占两个部长席位。但名单中的员部长之一、匈党卡达尔已于十一月一日晚“失踪”。

三日晚十点,帕尔将军率领的匈牙利代表团与苏方开始谈判。史料表明,谈判进行一半即被苏联克格勃主席萨罗夫率人打断,匈代表团成员被抓。四日凌晨,以卡达尔为首的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宣告成立。一刻钟后,纳吉向全国人民发表了最后一次讲话,“今天黎明时分,苏联军队开始进攻我们的首都,其明显的用意是推翻匈牙利合法的民主政府”。匈牙利军队没有进行抵抗。十五分钟后,苏军十七个师的兵力向布达佩斯发动代号“强风”的军事行动。

历时十三天的事件给匈牙利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物质损失和人员伤亡。据不完全统计,经济损失相当于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三。一九九一年匈牙利当局公布了一份当年的绝密报告:事故中死亡人数共计两千七百人,其中体力劳动者一千三百三十人,大专院校学生四十四名,中学生一百九十六人。另有约二十余万匈牙利人逃往西方。

纳吉个人的命运也很耐人寻味。纳吉及其政府成员携家人共四十七人前往南斯拉夫驻匈使馆寻求政治避难。十一月二十日,在得到匈牙利方面将纳吉等人送回各自家中并保障其安全的承诺后,南斯拉夫同意纳吉等人离开使馆。可是,纳吉等人坐的车刚驶离使馆就遭到苏军的劫持,第二天被送至罗马尼亚,软禁在靠近布加勒斯特的斯那科夫政府别墅。一九五八年一月二十八日,“纳吉案件”的审理在布达佩斯正式拉开帷幕。纳吉被指控犯有“发动并领导阴谋推翻人民民主制度的罪行和叛国罪”。一九五八年六月十六日,媒体公布了《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关于判处纳吉·伊姆雷和他的同谋者死刑和徒刑的公告》。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匈牙利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zjywdp.com/,匈牙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